帝临枯。

EC/福华

一美角色受向。

吃鲨美衍生cp。

暴躁老哥别日lof

今日份的EC互相劝告ww

(来人啊这个作者已经开始步入魔道了)

突然发现我流EC永远可以从正经话题聊到人生哲理?

似,似ooc聊天!

自截微信体。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虽然看不出来什么cp向但是ec。

【福华】兽化嘞

*似点梗!

*似ooc本尊!

——————————————

Sherlock久违的补了一觉。

在梦中,庞然冰川被海浪侵蚀,翻滚着,冲刷着,受害者绝望的哀嚎响彻遍野。在雪白坚硬的外表之下,依旧含着滔天巨浪。摆渡于尖啸中。大风从黑暗里突然吹过来,一瞬间像是卷走了所有的温度。冰河世纪般的寒冷,以及瞬间消失的光线。它被海浪吞蚀,仍旧能听见失败者的尖鸣,它在恐惧,在颤抖,在悄无声息地求助。

“God!”他猛然惊醒,直起身偏首目视四周——没有任何诡异的地方。Sherlock只觉得越发的不对劲,特别是头顶那种微妙的变化更让他感到不快。Sherlock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发觉他首顶好像多了什么东西,他抻膝悄然起身,稳健踱步前往洗手间。

Sherlock眯眸认真的打量出现在镜子中的自己,仔细端视头顶莫名其妙就出现了的兽耳:“这可不是能够支撑现实的东西。”他开口自言自语道。

“Holy shit!”忽地,专属于wotson的低吼从楼阁上方挤压出来。他随着噔声下了楼,仄眉压眸怒视前方,Wotson一直没有弄懂,他不过就去睡了一觉,哪个该死的混蛋给他头顶按上的耳朵!

Woston右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左脚便前跨一步揪住Sherlock的领子向下压,他厉声质问道:“Is this stupid fucking ear a good thing you did?”

“Calm down, Watson. I don't want to expose my family.”Sherlock象征性地挣脱开了医生的控制,摆出似是嫌弃的神情整理乱掉的袖口。

Wotson咧嘴讽刺的笑道:“难不成我该感谢你?Honorable Mr. Holmes?Hun?”“If you want.”Sherlock不吃这招,倒是洋洋自得起来。

“That means I owe you something? It's ridiculous!”Wotson朝天翻个白眼,笑了笑。Sherlock此刻已经整理好衣物形态,他偏首对着Wotson淡淡叙述道,“只要这个东西不会影响我破案,我随意。”

“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啊……”

Wotson抬臂扶额,无奈的笑起。

来吧各位!
50fo的点梗又开始啦!ni
cp见tag哈。比wink乐!

雨夜。



*EC

*很ooc呜呜。



闪电撕扯着乌云翻涌。

乌云却又重新聚拢,黑压压的,令人胆战心寒。这时乌云耀武扬威地闪亮着,一眼看去就像一大群可怕的黑黝黝的鬼魂,穿着金缕丝绒衣服,挥舞着黄金铸成的、刚出炉就拿在手中的宝剑。

这些鬼魂们发出轰隆隆的震响,威胁着因恐惧而噤声的城市。他们的诅咒和威胁浩如海洋,势如汹涌澎湃的巨浪,接连不断地驰向远方,发出像高山猝然崩裂,轰然倒地的巨响,把大地砸得粉碎,随后又同它一起向那无垠的太空飞去——因此那声音又像天空崩裂成碎块,从那蓝色的苍穹急落而下时发出的轰鸣……那些乌云就是这样震响着。

最终幕布被撕扯开来,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豆大雨珠包拢住了灯火通明的街道与灯火阑珊的角落。

滂沱大雨开始在城中肆虐起来。雨柱漫天飞舞,像成千上万支利箭飞速射向我们,势不可挡。雨像是无止尽的,不知疲倦地下着,在平地上汇成积水,迅速扩大;在屋檐间架起瀑布,飞流直下。在狂风暴雨的帘幕下,似乎只有投降,这浩劫才会罢休。

Chrales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上等在巴士站的铁棚之下,身后的广告纸此刻已经被雨滴浸湿至面目全非。Oh, what bad luck.他颔下颌轻不可查地叹口气,继而再次昂起头目视前方,侧耳听到金属铁板稍动的声音却也不奇怪,静候着雨停。

此刻Erik的心情糟糕透顶,就如同这该死的天气一样。自独居后的生活过的一直不是非常美满,他愤慨的抬手将滴落雨珠的发端一把撩到额后,身侧微微畸形扭曲的铁板亦或小型建筑无一不表示着Erik的不爽:“Damn it, get the hell out of here.”他掀唇在齿间碰撞时硬生挤出这满怀怒意的句子,Erik就只是想在外面随意看看,没想到却被人误解成又要毁灭建筑,差点就被关入警局。

离得不远,所以他鞋跟的踢踏声清晰的跃入两人耳畔,Chrales有些疑惑,却因那人过于大声的幼稚想法而藏匿不住轻笑出声。

“Erik,我很抱歉,本来作为陌生人不应该多管闲事。不过您是否觉得自己思考的声音过大了呢?”温和柔细的声线突然回响在Erik的脑中,他感到过分奇怪,就像有个人……进入了他的脑海一样,“事实上,你想的并没有错。”那个声音继续响起,要是放在平常,他也许有这个闲情雅致去仔细揣测人的真实面容,不过如今,他只想找到他,并且狠狠的把人揍一顿以缓解自己的情绪。“Hey hey hey,hold on Erik!我知道你现在非常不爽,但也总不能拿别人开刀不是么?我叫Chrales,是一个生物学教授……”“听着,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教授,是男是女。现在,滚出我的脑海。”Erik不住插嘴道。

“Fine fine.”

Erik在附近突然听到了与那人相近的声音从旁边袭来,他仄眉侧过头,却惊喜稍加。

深棕色期间短发因为沾染少许雨滴而服贴的绕在耳后,白皙的面颊上带有粉红,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蓝眸,纯净清澈透亮至不包含一切杂物,柔情似水又温润如玉,似能包容世界万物,浅薄的唇瓣仿如湿透,润滑至极。最可惜的便是这样完美的一个人却只能瘫坐在轮椅上。

Hell, he's hot.

“先生?Erik?”这时Erik才缓过神来,他定了定神,却觉得Chrales的脸比刚刚更红了。“Chrales……没错吧?”前者挑眉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应该没错。

“啊,是的。”Chrales发誓他绝对是无心听到Erik那个冷冰冰的人的狂躁心声才会红了脸,他略带窘迫的揉了揉鼻尖,“不打算回去么,Erik.”

“I have no place to go back.”

他咧唇笑了笑,为Chrales换话题的速度感到佩服。“So, do you want to stay at my house tonight?”后者的问题让Erik着实有些惊讶,他并没有想到Chrales这么自来熟。“Oh,我的朋友。鉴于雨这么大,不准备帮我撑把伞么?”Chrales还是摆出那副彬彬有礼安之若素的模样。

Erik缄默片刻,思忖再三后扬唇摆出自信弧度,屈指一挑,巴士等候站顶盖应声而启。Chrales被这巨大的声响吓到了,连忙侧首凝眸视察情况,发觉后倒是无奈叹声。他启唇道:“Erik,这不是该做的。”“你不是没有伞么,well,Then I have to use my power.”Erik摆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Chrales只好作罢。

“那么,你家在哪?”Erik问道。

Chrales浅笑答道:“先走吧,不妨给我助把力?”

Erik闻言便笑笑,便靠在轮椅后背,慢慢往前推着。

大雨依旧瓢泼。

【安雷】碍眼的兔叽!

你这兔叽真碍眼!

*似似似兔叽安雷!

*40粉点文!

*可能虐吧我不知道(什。

*人物比你想的ooc的多咳咳

*因为三次的学业问题草率的就结尾了真的十分抱歉!

—————————————————

汹涌的潮水拍打着雷狮光滑白嫩的膝盖,他正一人直立于一望无际的海水之上。黑灰色松垮短裤随着微风飘打大腿根部,洁白的头巾轻轻漾起,伴随着正中心的星碎,雷狮的绛紫眸光流转而又黯淡下来。他盯着天海相接处,薄唇微启却在此抿上。

雷狮神往着大海的冷峻与和顺;神往着大海的辽阔与深奥;神往着大海的一帆风顺与波涛汹涌。大海以他独有的神韵吸引着他,召唤着他,使他的新身不由己的追随大海。

海与天的交接间流淌着期待,那里的希望在唱歌,就如海底深处的美人鱼的甜美的呼唤、碧波粼粼辉映出爱的等待,混合蓝色的风在生命里流浪。

雷狮深知,向着深处投去对于自己来说毫无意义可言。可,那说不定是他毕生在追求的——

自由。

深夜的海洋与宇宙星空如此相像。当我们向更深处沉潜,感觉就如同往宇宙进发,如同飞向太阳的伊卡鲁斯。那里遍布着星光点点,遍布着无数新奇。

雷狮笑着颔首,他依旧站立在那里。

就像无垠深海的上空,那唯一的星星。

……

这是雷狮第三次做相同内容的梦了,他仰首望去,那依旧月明星稀的天空,倒是给这土地平添了几分宁静之意。

“真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

他降息气息,思绪就如同那秋日纷飞的落叶,黯残的黄色点缀着这寂寥的午后。万千风情却在刹那化为乌有。雷狮抬臂折肘指尖碰触与乌木般发丝格格不入的白毛兔耳,敏感反至大脑皮层,他可以清楚地对自己阐述到。

我雷狮,在向着低等动物迈出步伐。

——啊各位参赛者,你们安好呢。

专属于丹尼尔的低沉声音回响在每位存活人的耳畔。包括着因并不时常带上兜帽而此时却将帽檐拉得更低的雷狮。

——大赛最近新推出了一个规则,在每位心有所属的参赛者的身上,会长出类比兽类的特征。

闻言,雷狮更是觉着此刻呆在原地打转并不为妙计,他吩咐海盗团的成员允许他们四周自由活动。毫不意外的看到佩利按耐不住那躁狂的心脏,大声疾呼要去杀个痛快淋漓,帕洛斯则在一旁弯着眸子,橙色瞳孔满是趣味地盯着自己边抬起手臂蜷指抚摸佩利的发丝,身侧的卡米尔则将疑惑之语皆通过曲腕拉高围巾遮住嘴角从而敛声于喉间。

肆意挥手关闭莹蓝显示界面,雷狮内心估摸着丹尼尔的长篇大论也结束的差不多了。

他稳健踱步远离他们,来到一块荒无人烟的空地,雷狮伴随着尘土飞扬坐下。他的头巾依旧随着风扬着,发丝依旧铺洒遮盖他的视线,那显示自己弱小的兽耳依旧存在。

雷狮默然不语,他不愿意在空无人烟的地方自言自语,也不会像那群不要命的姑娘大喊解脱。雷狮如今只想把这个碍事的兔耳朵早早解决,之前偶然听到了丹尼尔说的解决方式:与暗恋之人对吻。

可笑,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暗恋对象是谁,更不觉得这个瘆人的解决方式在自己这能多有效。

“雷狮。”

象征着阳光正派的浑厚声线回响他耳畔,再熟悉不过雷狮,他扬唇挽几分自信弧度,遂侧首看着安迷修。雷狮仄了眉,压眸垂出眼帘,绛紫眼瞳中溢满轻蔑,他的神情宛如在看一位疯子。

“我说,安迷修。你怎么不去继续宣扬你那可笑的骑士道义,反而来到这荒僻的地方?”

雷狮掀唇震喉道,他的鼻尖似是因不屑而微耸,斑斓的墨紫瞳眸压下些许,仄眉尾挑,摆露百无聊赖神情。

他看向安迷修,显然的同他一样的兔耳垂至头侧,那人此刻神情坚毅,可碧蓝色的眼中倒包含着不解。

“雷狮,你……今天怎么换了一种打扮?”

安迷修果断撇去了雷狮那几声毫无用处的质问,择出自己的疑惑。“我可不曾记得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开始多管闲事了。”后者掀唇笑意盈盈,丝毫没有因人言语产生任何挫败感,“无趣之人。”安迷修觉得雷狮就像是个波斯猫一样,明明上一秒还对你和颜悦色,下刻却是能够亮出獠牙利爪狠戾刺向你脖颈的野兽。

“无趣这两个字,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雷狮向后跳去,颇有几分梳理质感。

“碍眼的杂碎,将自己锁在窄门之后的理想狂,还是去自己的乌托邦苟活吧!”

他紧闭阖齿,紫眸光流转,面前的安迷修颔下颌叹气,随即抻直五指换荧光数据粒子,渐渐组合成黄蓝双刃。安迷修将心爱的剑的握把处上抬对着自己鼻尖,碧蓝的双眸杀气终涌出。

没错,没错。这才是正确的解脱方式!

雷狮想明白了,他当然知道自己暗恋的是谁,也知道安迷修想要得到的是谁的爱情。

不过剑拔弩张,刀刃相对,才是他俩的最终结局。

雷狮召出耀眼光亮,电弧噼啪作响似蛇状绕雷神之锤游离,他略俯身形,躬腰踏腿冲去。

“安迷修!你太碍眼了,给我雷狮从这可笑的世界消失吧!”

“别多费口舌了!雷狮!”

这是他们最真诚的祝福。

帮宣—————————————————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展阅安。

这里为AoTu世界abo设语c。

刚建新群空皮非常多。

进群有微审,提交200+自戏。目前先1p独裁,等有管理后2p过审。

过审自戏交至相册。

原著皮可重五,开类似性转黑化等梗,旧设可重三。

禁小白不禁半白,国际三禁想必各位了解,禁止涉三。

要头衔找群主。

会不时清群,请至少一周发一句话感谢。

至此,祝愉。

——尽倾江海里,共饮天下人。

七年的罪孽

*似奇异玫瑰!

*似40粉点梗!

*虽说中间可能虐但似似似HE(脸呢

*人物极度———ooc注意!

*剧情非常矫情注意

*有很很很很很强烈的剧情及逻辑bug注意⚠️

*文笔极差注意

*写了这么多才发现自己真的写不完

*来来来分段发吧先把其他短篇写完(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
七年匆匆而过,物是人非,唯你不变。

……

Stephen利用双手作为支撑点,从床上缓缓直起身来。他扭头,眼神空洞的望了望四周。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又继而褪去,冲刷不见主人残留在沙滩的痕迹。

他吃痛地将带有薄茧的指尖抚上额前,让拇指与食指分别在太阳穴处反复按压。

以往让Stephen自以为傲的头脑如今就同生锈的齿轮,他尝试努力的去思考曾经发生过的大事件,结果得来的却是一阵荒谬感。

不对劲。

真是太不对劲了……

Stephen没有发话,没有紧张。他淡定的瘆人,只不过是抿着唇罢了。

远处的古老落地时钟吊起,发出滴答声响。

只在刹那间,Stephen想起了这七年他做过的所有错事——以及一位CIA的白人探员。


愤怒(Wrath): 勇敢(Fortitude)

那是七个春秋前的夏天。

天气是那样炎热,仿佛一点星火就会引起爆炸似的。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走在路上,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受不住酷热,悄悄地躲得无影无踪。河堤上的树木撑开浓厚茂密的枝叶,努力遮住耀眼的太阳。

街边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尘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不动。

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一阵南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

杂草抵不住太阳的爆晒,叶子都卷成个细条了。每当午后,人们总是特别容易感到疲倦,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连林子里的鸟儿,也都张着嘴巴歇在树上,懒得再飞出去觅食了。

Stephen是顶着Wang的威逼利诱加不停的催促才勉强出的圣所的门。

哦,当然少不了斗篷的生拖硬拽。

他只好冒着烈日,额前细密的一层汗珠,右手食指伸出为使得比自己矮了五个头的小女孩抓住从而保持平衡,挨家挨户的寻找这个流浪儿的亲生父母。

究竟是哪个缺德的家长才会把小孩子扔在这种寸草不生的街道上啊!

Stephen现在很不爽,Stephen现在很生气。

……

这是Everett今天第四次去面对不同的超级英雄了,毫无疑问,这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与金钱。

但这不重要。

Everett表示是自己的心甘情愿。

不管每次去交涉超级英雄的生活,又或者是去保护美国的秩序。至少Everett乐在其中,且羡慕不已——毕竟他既不是只要一发怒就可以变大变绿的超高智商博士,也不是可以操控人心智透致未来的女巫。

Everett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仅此而已。

这次轰动瓦坎达的振金失窃已经传到了这位CIA探员的耳边,但Everett只想抱怨一句。

“你们超级英雄真是让人该死的心酸。”

但是在那一发不可收拾,箭在弦上的子弹朝他旁边那位身着裙装的的短发女士时,Everett还是一如既往的反射性的挡在身前。

也许,这次的勇敢可以让他也成为英雄呢?

谁知道。


贪婪(Greed):慷慨(Charity)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了Stephen成为奇异博士的第二个年头。

他可以清楚的感到最近自己内心的躁动不安。Stephen颤抖的手指不自知的掂捻暗红斗篷,眉宇稍蹙,他抬臂弯肘,晶绿色眼眸包涵无比沉重的负担。

Stephen料想到了,他开始想要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更高层次的发展,甚至更高层次——

的能力。

是的,Stephen想要操控时间,但这一次,是为了自己。

他狠戾地将昏沉的脑袋左右甩去,妄图摆脱掉这负面的情绪。

“不不不不不,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冷静一下吧Stephen,你只是……”

话断至此,他的瞳孔放大了少许,嘴角抽搐,深呼几口参杂着香港的鱼腥味的气息后,缓缓面对着镜中的自己,道出事实。

“你只是变得更加贪婪了。”

……

Everett为人非常慷慨,这点公众皆认,至少是他的手下,亦或上司。

“作为一位CIA探员,他肩侧所背负的责任实在是太多了。”

Colson在道出此句前,先是不自觉的摆手理正领带,他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职业病。”


傲慢(Pride):谦逊(Humility)

“Stephen不仅傲慢,且自大非常。”

虽说这两个词语之间并没有任何差别,可认识他的医生朋友却总是这么判定。

当然,关于Stephen的性格,还是要参考他自己的阐述。

“自然是聪明,英俊潇洒,玉树临……”

好的我们了解到了奇异博士确实是一个傲慢到极致的人。

……

Everett不能称得上谦逊二字,但他可以在应当避让的时候做出不会招惹是非的样子。

“使自己染上麻烦并不是CIA探员该有的作用。”

他本人如此解释道。

可直至现在,Stephen与Everett的故事才真正开始。

他们初次相遇是在一家名叫“Home”的小众咖啡馆。

当时Everett走进这家咖啡馆时,正好有浪漫的音乐陪衬。“Home”里的灯光很暗,舒缓低回的音乐酿造了一种甜蜜的氛围。咖啡的味道对他而言有些奇怪,但他却喝出了幸福的滋味。

 Everett甚至开始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的精神飘忽不定。

“也许当我退休了,可以选择开个咖啡厅什么的。”

Everett嘟嘟囔囔道。

以至于当他每次走进那间常去的咖啡馆,他总会一个人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 

夕阳如咖啡馆中颇具情调的暗黄灯光一样晕染在墙壁上,散出几分宁静气息。 

“咖啡馆还真是个格物致知的好地方,毕竟这里能将人的多样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Everett如此想到,他右臂折肘曲腕托腮,似有烟雾缭绕的眸中瞳孔微缩,细致观察着大街上每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过客。

好嘛,我开始迷恋上这里了。

他分不清这种想法是好是坏,只得继续维持着之前的动作。

……

“请问我能坐在这里么?毕竟这家怡情的小咖啡厅容不下那么多行人,只有你旁边是有空位的了。”

专属于Stephen的低沉磁性嗓音在Everett耳畔回响,他侧首撇眸而去,眸光流转之间定在一位身着奇装异服的高大男子。

“Stephen Strange……没错吧。”

Everett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式去回答,这让Stephen有些轻微的不爽。

“其实相比全名,我更希望你能叫我奇异博士。”

Stephen下意识地抬手理了理含有褶皱的袖口,朝Everett摆出职业式的微笑。

“嘴角再上扬3度才叫职业微笑。”

后者百无聊赖的开了口,使得Stephen整个人身形一顿,此刻Everett才真真正正的直身用正眼去直视他。

“好嘛……奇异博士。”

Everett嘴角勾出最完美的弧度,朝着愣神的法师笑了笑。

“Everett Ross.请多指教。”

不行
真的不行。
我第一篇奇异玫瑰的点文
我写了2k7
他们才相遇????
哦我我我为我的拖延症感到担忧
不行那后面的文该怎么办啊我的肝别真爆了

(等等你怎么成骚话博主了x

来展示一下自己在《铁甲威虫》的cp取向叭叭!


(你还有7篇点文没写呢皮什么皮x